梗加工厂,产出看心情w
偶尔推歌,借题发挥。
weibo @小枝吱吱吱

弄哭教练的时候我在想什么

给EP12补点边角料。

其实内含三个段子。两只Yuri视角各一条。第一条是很明显的勇维向,第二三条无差。第一人称注意。

===

1. 弄哭教练的时候我在想什么


“一直以来谢谢你,维克托。做教练辛苦了。”

我说完这句话就不敢看他,只敢盯着地板,盯着我的球鞋,还有他搭在一起的、穿着拖鞋的脚。


——说点什么呀,维克托。

——滴答。


一颗水滴砸在了他的脚背上。

我抬起头。


他蓝色的眼睛里盛着满满一眶眼泪,盈盈地打着转,又落下一颗来。

这是我第一次看见他哭,因为太过难以置信,我只能喃喃地叫着他的名字。

他轻轻叹了口气,眨了眨眼,睫毛打得眼泪珠子四散飞溅。...

大毛要怎么给勇利复述当初那段Be my coach?

只有我一个人好奇这个嘛?这场景应该很可爱啊233

===

“我当时,到、到底是怎样的……?”

“这个嘛……你在这站好。”维克托说着,弯下一点腰,接着猝不及防蹭到勇利怀里,仰面一脸痴汉(当然,人帅痴汉脸也是帅的),黏糊糊地撒起了娇:“维克托~我家开温泉哒~赛季结束了你来玩嘛~我这次斗舞赢啦~你就能当我的教练了嘛~~”他又猛地抬起双臂圈起勇利的肩膀,扑到胸口那儿,“Be my coach, Victor~~”


勇利僵硬的喉咙里发出一声生无可恋惨淡绝望的虚弱哀鸣。


“我……真的干了这种事吗……”

“真的。”教练笑着补充,“一直抱着我不肯撒手。”

“……”

“还没穿裤子。”...

小猪猪你还欠我天价培训费我已经帮你想好怎么还了

勇利拿了那昙花似的金牌后就退了役,跟教练say了goodbye,怀着又充实又失落跟做了世界上最美妙的一场梦醒来之后一样的感觉回了老家,可是没过几天他却看见毛子教练笑嘻嘻地站在自己旅店门口,脚边马卡钦汪汪叫着朝他扑来,一切都告诉他这并不是幻觉了。

“维克托你你你怎么会在这里????”

“你这孩子说什么傻话我住这呢~~”

“啊????”

“你还欠我培训费呢你拿完金牌就跑是不是不记得有这回事了昂?”

“好像是哦……”

“放心我已经帮你决定怎么还了,从今以后我就免费住你们家的吃你们家的泡你们家的有比赛我就去比完了就回来直到……”

“直到……?”

“直到我退役,反正也没几年了,然后我就留...

[亚人]【海圭】与君

最近极需人品,发文上来攒攒。

这是一篇严肃认真的文,原作背景,二十几岁的不爱与爱。一发完结,字数1W25。

会有走过场的原创人物。

后头有车注意^q^

===


<一>

永井圭在二十几岁时,才开始被与年龄不相称的感情烦恼所困扰。


他带海斗去医院看望慧理子,妹妹对突然出现在病房的惊喜毫无防备,海斗走过去摸她的头,她仰起脸直直地看着他,忘记了自己藏不好的哭腔、松垮懒散的病号服、随便绑起来的三股辫,还有一旁的亲哥哥。

“我一直、一直,都好想见海哥呀……”


圭把他们留在那里,独自出去了。当海斗出来把他换进去的时候,慧理子还红着...

网易有bug!!!我早晨心血来潮打的tag居然删除了还有效!!坑爹。我才不要占cp tag。

然而我不能不记下这可贵的人生经验!所以只能删了重发。不小心被我刷了的请原谅我。


长这么大第一次因为上网买了小皇叔被海关粑粑请去喝茶~

感想如下:

1.小皇叔是要不回来了,摸着它然而心里清楚已经永远失去了它的感觉啊~那一个酸爽。

2.我觉得我脸皮还行,海关蜀黍在我面前翻了一遍,然后说你等着我进去给你拿放弃协议书,于是我对蜀黍说,让我再翻翻。他居然真让我翻了。

然而我也就真的是再草草翻翻而已,身为一个老阿姨我的脸皮也仅止于此(手动再见(马丹越想越觉得自己不够水准,应该在海关办公室悠悠地把书...

1 / 4
© 烧纸阁楼 | Powered by LOFTER